欠薪潮再度袭击,足协焦头烂额,1迹象表明假赌黑要卷土重来!

大概是10年前吧,还不是将军军衔的黄宏,在春晚的舞台上大喊了一声:

“大哥,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!”

随后,央视的一号演播大厅内响了一阵阵洪亮的叫好声。

那时候,拖欠二字成了一个尖锐的矛盾,横亘在这个马上要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社会,以至于连当时的总理都亲自上阵,帮农民讨薪。

大概是10年后吧,还不是大连老赖的赵明阳,向着一群人说:

“工资必须先发给农民工!”

但这正义的话语没能像黄宏一样激起听众的一阵阵叫好声,反倒是阵阵厌恶。

因为听老赵讲话的,是让他这个地方民营企业家名扬天下的中国球员。这番正义的话语背后,是老赵已经半年没有给这群球员发过工资的事实。

10年时间,我们的社会是真的进步了,拖欠农民工工资成为了一种良心债,成了过街的老鼠,人人都要对其嗤之以鼻。

可当这种嗤之以鼻的恶侵蚀到足球——另一个嗤之以鼻的东西时,似乎就没有什么良心上的谴责了,归根到底就是一句:

“踢得那么差,还好意思要钱?”

01

习以为常

这个春天真的寒冷,许多南方都下起了雪。这雪落在了城市里,也落在了足球的场地上,结了冰。

同时冻结的还有球队账户里。纵然许多球员手举着标语来到足协门前,来到网络上,像十几年前的农民工一样乞讨着自己的劳动所得,但也换不来微博的热搜,换不来舆论的同情,只能是在专业媒体激起一番涟漪后,平静的退去。

毕竟欠薪这事儿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那年也是个寒冷的冬天,深圳健力宝拿下了首届中超冠军。

当天晚上, 主力深圳主力、还是小将的郑智在跟朋友涮着火锅,伴随着不断涌出的汗水和泪水,智哥提出了个技术性问题:

“世界上有没有一个赛季不发工资还夺冠的球队?”

朋友托人在当时还不算发达的互联网上查了一查,告诉郑智,曾经尼日利亚政变的时候,有家冠军队5个月没发工资……

涮着廉价毛肚的郑智不会想到,即使是欠了总额3000万的工资,他们的老板张海仍然是天天吃着红烧鲍鱼和鱼翅捞饭。

张海,堪称我们讲述中国足球的故事中,最为传奇之人。如果按照水浒卡的维度来划分,张海的武力值大概只有79,但智力值可以达到惊人的101,堪比智多星吴用。

最神的是,他还有气功大师的魔法加成。

此外,张海还有一招必杀技:空手套白狼——28岁的他,用气功大师的绳子,套来了某粤系大佬家族,然后化身拯救民族品牌的使者,以一分钱没掏的惊人操作,套来了健力宝。从此彻底走上人生巅峰。

28岁,多少人还在人生的雾霾期不知方向的踌躇着,张海则已经过上了一掷千金的奢靡生活。

如何奢靡?在拿下健力宝的品牌后,砸400万租了个巨型游轮搞庆典;又用3100万拿下02年世界杯的广告标王;还许诺高薪网罗来杨晨、李毅等各路好汉,填充自己的“皇家健力宝”。

但这一切,到2004年8月戛然而止。气功大师被另一位资本大鳄挤出了健力宝董事会,一年后吊儿锒铛入狱。

从此,笼罩在深足头上的不再是中国皇马的聚光灯,而是一张张写着多少个0的白条。

据说那段时间朱广沪跟农民工一样,隔三差五的就去健力宝那幢气势恢宏的大厦里,为自己的弟子们讨薪,但每一次的等待都是徒劳。

健力宝就像一场昙花一现的梦,梦醒了就赶紧起床,欠薪?欠就欠着吧,就是不发你能奈我何?

当然,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少悲剧,有万恶资本家像婊子一样用完就弃之如敝履的,也有想玩把情怀然后被情怀砸得灰头土脸的,比如开头提到的老赵。

赵明阳当年开着自己的豪车走进实德基地的时候,傲娇的说了一句:

“从现在起,这里一草一木都归我了!”

当时开迈巴赫的老赵决然不会想到,两年后自己的名字会和大连地铁这种十分亲民的交通工具扯在一起。

相比于深足,当年的大连足球是幸运的,在实德的死亡不可避免之时,赵明阳像是一个救世主般的站了出来。大手一挥,几个亿的资金撒了出去。

谁知没乐多久,足协说你这个大撒币撒的不对,重来!

赵明阳红彤彤的钞票出去了,却换来了一地鸡毛,纵然奢靡,但家底也只20亿,还有各种市政欠款。老赵的资金链被足球彻底掰断,欠薪成为了一种历史上熟悉的必然。

据说老赵收购实德的时候说过一句话:

“中国的事儿,你还不懂?“

02

补疮剜肉

中国足球差,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。

但球员毕竟也算是一个职业,就和这天底下所有的职业一样,他需要努力,需要认可,也需要承受干不好活时被骂的口水。可当这一系列社畜的流程走完之后,却在发薪水的日子等不来短信声。只能无奈的说一句:

“唉,又欠薪了。”

可除了一句感叹,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

欠薪的问题曾让陕西国力门将、前国门江津的哥哥江洪十分痛苦。江洪在国力效力了两个赛季,换来了一张价值120万的白条。

为了讨薪,江洪一次又一次的打电话给国力的总经理王珀和投资人李志民,但经常听到的是这样一句话: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。”

为了讨薪,江洪的父亲江永林、母亲赵桂英也亲自上阵,两位中国体坛的名宿一次又一次的走进国力俱乐部的大门,但收获的只是一个因讨薪而花光的钱包。

其实,号称中国足坛“通天教主”的王珀曾经跟江洪说过这样一句话:

“钱是真没有,但你可以跟我一起打假球啊!”

当年的中国职业足球,似乎就是有一种浪漫而粗狂的现实主义美感,杀头的罪过说的如此云淡风轻。好似吴宇森电影里潇洒的拿着钞票点烟的小马哥。

现在的王珀当然成为了一个小丑,一个毁掉中国足球的罪大恶极之人。以至于他被球迷胡建文下跪怒斥的画面,成为了对其人品最大的定性。

“王珀,我求求你滚出陕西吧。”

但历史,都是当代人脑海中对现实的投影。似乎很少有人能想到王珀这种人在那个时代如此横行的现实基础:

没有钱。

倘若以后有好事者想讲中国足球的历史统一起来,做一两部断代史,那1994-2002的甲A时代一定会是黄金时代,而2003年以后可以称之为:

“铁锈时代。”

甲A十年匆匆走过,职业足球那种火爆刺激的新鲜感消耗殆尽,许多投资人面对高举不下的投入,纷纷打起了退堂鼓。

国力老板李志民,曾经是冉冉升起的商界新星,干过地产,玩过电子,90年代巅峰时名下17辆豪华汽车,数不清的房产,自己曾豪言:

“不知道什么是贷款。”

可就是这么个商界名流,生生的被足球这个小小的黑白相间的球体给拖垮。就在李志民一筹莫展之际,通天教主王珀带着那救命般的光环降临,他豪言:

“哥没什么本事,但跟着哥赌球,一年挣个100万没问题!”

王珀的成名之战是03年国力与四川冠城的保级对决,一场比赛,教主就干崩了澳彩,捎带脚也彻底干崩了中国足球。

一边是一百万的白条,一边是实打实的一百万现金。一个被逼急了的人该如何选择呢?

03

血酬定律

发明了潜规则一词的吴思,也曾阐述了另一个颇为有意思的概念——血酬。

何为血酬?

一句话就是靠暴力得来的报酬。如果暴力的施加对象是人,比如绑票,其价值则取决于当事人避免祸害的意愿和财力——这就是血酬定律。

关键点在于:

“为了一定数量的生存资源,可以冒多大的伤亡风险?可以把自身这个资源需求者损害到什么程度?”

毫无疑问,这条血酬定律是符合中国足球当年那个“铁锈时代”。

那番时节,正是欠薪成风的时代。2004赛季结束后,中超俱乐部欠薪达到了5450万元,中甲俱乐部欠薪规模达到了2350万元。而后一年,王珀执政的陕西国力因为欠薪问题,成为了中国职业联赛历史上第一支被取消注册的球队。

深圳健力宝因为连续几年的欠薪,最终演变为几次巨大的罢训、罢赛风波,后来朱广沪上调国家队,迟尚斌入主,也由此诞生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的第一神梗:

“天亮了。”

假球犯法,但不踢没钱。当自身生存资源受到威胁,这就是所谓的对自身需求的损害程度就会大幅度提升。

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没有钱,失去了安身立命的资本,球员们被迫进入了无产阶级的行列。

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假不假球的又何妨呢?

而当血酬定律发生作用时,可以做出两个方面的推想:

第一,官变匪。

即为了短期血酬收入的最大化,合法的集团也可以退化为土匪。

此推想套用在中国足球之上,可以理解为当年以阎世铎为代表的足协为了短期内的成绩,暂停联赛升降级,强行压榨俱乐部的商业空间以换取世界杯出线的成绩,也从根本上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,进而导致了欠薪行为的发生。

就像电影《子弹飞》中,汤师爷说过那个段子:

“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收到了90年以后了,也就是特么的西历2010年!“

第二,民变匪。

即当生产性收益减少以致消失,大量的生产者转入非法的集团。如此,即可解释当年假球成风的土壤就是因何产生?这不是对个人品质的考量,而是对生存还是死亡的拷问。

于是,王珀之流变可以堂而皇之的登上了舞台的中央,然后在无数的聚光灯下唱起主角的戏码。就会有跟我走,喝啤酒的狂妄话语出现。

2006年初,《北京青年报》在撰文回顾中国足球的2005时,曾写下过这样一番话:

“当“假球、黑哨”告一段落的时候,“欠薪”———这个在21世纪闯入中国足球的陌生名词变得愈发醒目。”

那么,彼时彼刻,是不是,恰如此时此刻?

2010年,一场著名的反赌扫黑运动,将足坛的黑暗彻底丢在了阳光下暴晒起来。

而后,中超又进入了新一轮的高速发展期。为了区别于甲A的黄金十年,可以姑且把这段时间的金元足球称之为白金时代,如今又一个10年过去,仿佛20年前那样,欠薪又一次成为了中国足球解不开的死结。

这一次,王珀的“后代”们,是否又准备开始蠢蠢欲动了呢?

作者:鲁达-阿伦特

(责任编辑:张泽农_NS5732)

发表评论